第二章,刚出梦境,又入梦境

时间:2019-07-19 来源:www.twitterdrama.com

新濠天地娱乐赌场

  松仔这一记巴掌拍得可不轻,李亦清几乎是从床上翻滚下来的。他揉了揉大腿上被拍打之处,这才稍稍缓解了些许疼痛。

  李亦清现年25岁,生活在2109年,在满大街一抓一大把的研究生年代,他却仅仅本科毕业,属于典型的坑爹一族。

  可怜的是,他父亲英年早逝,连爹都没得坑。

  “今天午饭没得吃了,勉强凑合一下吧。”松仔远远地飞了一块即将过期的面包片,“老子不回来,估计得饿死你个狗日的。”

  李亦清凭借一副厚颜无耻的皮囊,和一口三寸不烂之舌,长期混迹于松仔的出租屋,并且时不时地顺一下松仔的飞行车。“好了好了,你越来越磨叽了,这才12点一刻,催命哦,真是的。”

  说着,李亦清打了个哈欠,双眼顿时冒出了水花,他极力地眨了眨眼,竟然将泪花又含了回去,顺带润了下眼睛。“你不是要出差一个礼拜吗,咋就回来了呢?”说完,李亦清随手从床脚捡了一条裤子,一边套一边起身。

  起身之后,他将松仔扔来的面包片塞进了嘴里,夹着两片拖鞋出了卧室。

  松仔从一堆或有用或无用的杂物里,找出了飞行车钥匙,看到李亦清的邋遢样,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  松仔本名叫李松,是李亦清的堂兄,他俩的祖父是亲兄弟,李亦清的祖父名叫李煊,李松的祖父名叫李江,一个五行缺火,一个五行缺水,所以两人经常水火不容。毕竟打断骨头连着筋,骨肉亲情始终无法割舍。

  松仔比亦清稍稍大了两岁,算是同病相怜吧,两人父亲都是英年早逝。不过,松仔现如今已是国内最顶尖的科技公司的技术研发组长,而亦清依旧碌碌无为。为了不让李亦清在外流浪,李松便将环南巷的出租屋借给他住住,没想到这家伙一住进来,竟然将屋子活生生地变成了杂货间,尽管如此,他还是每隔两天就要来看望一次。

  “出差之前,我要回来看看你死了没,死了倒也清净,把屋子腾出来,我好租给别人,还能收点租金呢。”松仔一边说着,一边收拾着屋子,“小子,别怪当哥的说话不好听,现在都新世纪了,大学已经纳入义务教育范围了,你瞧瞧你自己,你觉得你一个本科学位,活得下去吗?”

  松仔的话也不无道理,科技高度发达的22世纪,人人都是研究生以上学历,而李亦清的本科文凭,着实没有半点竞争力。

  李亦清听得有些不耐烦了,脸上却不得不装作认真在听的表情,“知道了,哩吧嗦。”

  松仔将沙发整理了一遍,又从钱包里掏出两万块放在茶几上,然后用杂志压着。三年前,李江临终之时,拉着李松的手叮嘱,无论如何也要保护李亦清周全。亦清如此不成器,松仔虽说不知道祖父为何会如此叮嘱,却还是一直好生照顾着这个堂弟。

  亦清站在洗浴间的镜子前,看着镜子中的自己,满脸颓废,竟有些陌生。他脖子上挂着一条项链,是祖父李煊留下的金葫芦,说是李氏家族的传家宝。

  亦清仔细端详着这个金葫芦,却没看出任何端倪,传家宝不应该是价值连城的吗,可是当李亦清将这个金葫芦拿到银行典当之时,各家老板都说一文不值。到现在,李亦清开始怀疑,这到底是不是传家宝呢。

  “咚咚咚”洗浴间的门被敲响了,门外传来松仔的声音,“小子,我走了啊,茶几收拾了,那本杂志好好看看。”

  李亦清“哦”了一声,将金葫芦收进衣服里,随即打开了水龙头,取下挂钩上的毛巾,浸入水里。

  听到“砰”的一声,李亦清知道,松仔出差去了。

  洗漱完毕,李亦清出了洗浴间,眼前的情景令他大吃一惊,刚才乱得跟鸡窝似的,经过松仔一番整理,顿时整整齐齐了。他坐到沙发上,拿起茶几上的杂志,厚厚一挪钱映入眼里,亦清心想:我嘞个去,这个星期有着落了。

  当他拿起钱时,底下还留了一张纸条,上面写道:亦清,你已经25了,哥不能永远照顾你,你要学着自己照顾自己,这两万块钱你省着点用,撑个十天半月的不出问题,我要出差一个月,剩下的,你自谋多福吧。

  李亦清知道,其实松仔都是嘴硬心软。当二祖父李江嘱咐松仔照顾自己之后,松仔一直尽心尽力,让李亦清一直都十分有安全感。现在松仔要出差一个月,倒是难倒李亦清了。

  正当李亦清愁着这一个月如何度过之时,他胸前的金葫芦突然闪出了金光。

  未完待续……

  故事情节纯属虚构,请您提出宝贵建议及意见

达到当天最大量